【浮游天国】【随缘更新】

序幕
大陆历1845年,教会的,传承千年的大圣堂的最高层。
圣堂的大门被轻轻推开,此刻,正是直面命运的时刻。
沙伽缓缓前进的脚步骤然停下——在见到驻足在「神之雕像」下的剑士以后,她的脸色愈发得凝重。
「好久不见,母亲大人。这也是「神的指引」,对吧?」
阳光透过橱窗,映射在沙伽年轻的脸上,相比之下,黑暗中剑士那略显皱纹的脸显,以及干瘦的身躯显得有些行将就木。
那面容是陌生的,可骨子里的那股熟悉感是无法磨灭的,可越是如此,沙伽就越不能动摇。
面对着早已羽翼丰满的「孩子」,就算是沙伽,就算是她这样不知岁数的人也不可能兵戈相向而毫无感触。相反,正因为看过无数的离别,她已经痛苦到麻木了。
「母亲大人——不,「创世神官」大人,临死之前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」
「说什么临死,我可还活的好好的呢……」沙伽挤出一丝笑容。
剑士闭上眼,在他的脑海里,童年的回忆就像是一部漫长的绘本一样闪过:「果然,就算二十年过去了,你也还是一成不变啊。」
「你变老了,劳伦特。」
「你很得意吗?」
「你羡慕吗?」
「当然羡慕,毕竟看着自己所爱的一切逝去的感觉可不是一般人能体会到的呢。」
劳伦特并没有能够激怒她。
「原来如此,你变得油嘴滑舌了。」
「可能吧?毕竟上次和您说话,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」
「你的遗言说完了吗?」
这句话就像是冰冷的湖水一般刺痛了劳伦特,将他从回忆中弄醒。
「动手吧,劳伦特。是时候了结了。」沙伽冷言道。
「是啊,该结束了……」劳伦特拔出了他赖以成名的魔剑,随着力量和灵魂的解放,那大剑迸射出黑而红的光,仿佛要吞噬这世间的一切。
他的双眼被猩红所笼罩,他的面部扭曲成恶魔,在他能保持理智的最后一刻,他的声音变得尖锐而疯狂:「回答我!母亲大人!整整两百年!你做了两百年的教会的狗,我都为你感到不值!什么「神的仆人」?不过就是刽子手罢了!那些异教徒就真的邪恶吗?你杀了那么多人,就都是十恶不赦的吗?你扪心自问,这算是所谓的正义吗!」
强大的气浪掀起龙骨铠甲的披风,沙伽伸手抵御着这不详的风,沉声道:「这与正义无关,劳伦特!为了大陆的和平,为了所有人的信仰,作为神官,这是我的责任!」
「责任?哈哈哈——神官?在我看来,您就像狗一样被使唤来使唤去!您拥有着近乎于神的力量,却甘愿为了别人的权力而卖力!你算什么伟大?所谓的秩序,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!毕竟您甚至连自己的女儿都……」
「想通过口舌来取得优势,劳伦特,你就这点本事吗?我说过,我不会后悔!你不必多费口舌!」
劳伦特的话说中了她的心坎——但沙伽不能被这股情绪所影响,于是乎,她抬起右手,混沌中,一束束银色的光线汇聚,凝实成一柄秘银的圣剑:「劳伦特,现在收手我还能包庇你的性命!为了否认教会的信仰,你创立了邪教,杀人无数,毁灭教堂,生灵涂炭!为了否定千年以前就存在的「神祗」,你甘愿把灵魂献祭给恶魔,曾经把正义挂在嘴边的你,你不感觉到羞辱吗?」
「过去的事无需再提……更何况,为了找寻真相,这些都是必要的!」
恶魔振翅袭来,手中魔剑迸发出惊天的红光,直指沙伽:
「来吧!「秘银的半神」!你那庇护了教会百年之久的「神力」,到底能不能阻挡住我的意志!」
战意凛然,杀声枭起,银与绯的相撞,将这个房间,这座古老教堂地墙壁震得龟裂,血与火搅在一起,这场命运中的厮杀,将一切卷入战局的事物搅得粉碎,天地因此失色,空气因此而停滞,只留下不断碰撞的剑光。
……
大陆历1850年。
时间的巨浪冲刷着过去的痕迹,短短五年便将一切清洗干净。
五年前的一战,将大陆上所有的「异端」全部清洗,教会百年以来最惨烈的战斗。
情况最严峻的时刻,异端们摧毁了半个以上大陆的教堂,千年的遗迹和传承付之一炬。
「异端教皇」劳伦特,在接受了魔神的加护以后,横扫大陆,在最后突破教会最神圣的「根源大教堂」,想要将信仰的象征「云之神像」毁去。
在这危机的关头,在所有人都束手无策,大陆的上空被乌云笼罩的时刻,「神官」沙伽持圣剑将「异端」肃清,与劳伦特展开旷世一战。
自此以后,大陆恢复了往日的和平。
这场暴乱持续了3年之久,在教会的历史里,以「三年浩劫」为记载,而作为「英雄」的沙伽,已经不止一次守护了大陆。
尘埃落地以后,五年后的某一日。
「根源大教堂」,那目击了五年前浩劫的上古圣堂的唯一幸存,作为「苍穹神教」的大本营,再一次迎接着圣洁的阳光。
五年之间,教会投入了大量的资金,将这座仅存的硕果改造得无比坚固,并重新再装饰了一番。
在教堂的腰部,有一个宛如空中花园的地方,是「光之圣女」所居住的地方。
在这片宛如花海的地方,在「神圣之力」的作用下,开满了大陆各地的名花。
负责打理这些的,不是别人,正是「圣女凯瑟琳」。
花海的尽头,伫立着白洁的少女。
她身着白色的长裙,头戴由白鹭的羽毛制成的「羽冠」,手腕佩戴着由高贵的「太阳金」铸成的腕饰,胸口的蓝水晶在阳光的照射下映映生辉——就算是将她称作为「女神」也不为过。
她轻启朱唇,杏色的长发被外界的空气扰动,用她琥珀色的视线望向长廊的一端:
「沙伽大人,详细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。您……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。」
来者,是「神官」,是英雄,却不再是「秘银的半神」——沙伽在数日前已不再是「半神」,在褪去「神力」后,她的头发显现出原本的翡翠色。
她的瞳孔不再有着象征着「神性」的细细金轮……可即便是如此,年幼的圣女也保持着敬意,因为沙伽对于教会已经不单单是用救世主来形容了。
一次又一次地舍弃私心,一次又一次地庇佑了人们的信仰。
「诚惶诚恐,圣女大人,我已经不再是神官了。虽然因为「神力」的影响,我终究不再是人类,但今后,我会努力成为一个不起眼的市民的。」
过去高高在上,今天却舍下下身子,弯腰行礼——沙伽的心性在打倒了劳伦特以后便大变了,今天终于要下定决心,离开教会。
即便如此,圣女依旧不改自己的尊敬:「您……难道还在为异端教皇的死而无法释怀吗。」
沙伽一顿。
「您说笑了,那都多久以前的事了。我只是想好好地感受大陆上的一切——也可以说我累了,想休息一下。如今,我已经将神性和神格全部奉还,下一任的神官也有了人选。在这之后,我会以人类的身份走一走这片土地,当然在这之后我就会回家——回到我的老家去。」
「沙伽大人……如果这是您的选择,如果这是守护这个大陆如此之久的您的决意的话,我……」
「圣女大人,您言重了。我现在只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。」
留下这句话,沙伽便失踪了。
有人说她去了恐怖森林的深处,因为没有了神力,所以不小心被太古时便存在的魔兽吃掉了。
也有人猜测她隐居在大陆的某个角落。
更有人说,她其实只是用了易容的魔法,当个普通的市民,结婚生子。
沙伽这样的人,就算不刻意透露自己的身份,以她的身体特征也不难被人认出。
而如今却没有她的消息,想必是她故意而为之吧。
这一晃便过去了20年,原本在人们口中的「活着的英雄」,变成了「过去的传说」。
这片土地并不相连,在数千年以前,由于四大古国:北国「诺斯兰德」,东国「因普兰塔」,西南「阿列克斯」,西国「德罗斯」的世界大战,战争的结果将原本统一的大陆击碎,分裂成西、北、南,中四块大陆,而东部则是崩溃成为群岛。。
每一个大陆的王国林立,在这其中,西部以「德洛斯」帝国为尊;中心大陆以古国「因普兰卡」称霸;南部是兽人的邦联「阿列克斯」,近年以来由于人类对各类魔物的清扫,一些诸如「吸血鬼」这类的怪人种也逃难到这个王国;教会本身,更是在东方的「大废墟」里建立了「圣邦阿莱斯」——经历了多次的危机,教会前所未有的想要将力量聚集起来。
原本,教会的势力遍布整个大陆,每个人天生都是「神」的信徒。而今年以来,随着「蒸汽」的用途被帝国的「韦斯顿」博士所推广,帝国设立了庞大的「科学院」。与此同时,帝国国内的无神论日益兴盛,一直到1860年为止,在庞大的德洛斯境内,尽管教堂并未禁止设立,信徒们也寥寥无几,古老的教堂也变得门可罗雀。
而帝国之所以能够我行我素,是因为他们通过强大的军事实力和科技实力,迅速吞并了周围的小国,现在已经是雄踞西方的猛虎。
而做出这一系列的决策的,是有着「人皇」之威名的德洛斯「奥古斯都」「威廉·D·德洛斯」,正是他将一个虚弱的国家变得如此辉煌。
为了遏制帝国的继续扩张,在1860年,以「圣邦阿莱斯」为首的小国家们建立起了联盟,一时间形成了「阿莱斯神圣邦联」。
至此以后,帝国便不再征战,开始休养生息,在国内建立起庞大的铁路网,连接全国,国民的热情空前高涨。
所有人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德洛斯的身上,而旧时代的辉煌,就比如沙伽,已经被淡忘了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,填邮箱必填(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)
tips: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