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浮游天国树海篇》第一幕

第一幕
大陆历1870年,正值春季。
古国「因普兰卡」境内,有一片丛峦叠翠的森林,其名为「因普兰卡大树海」。
树海之中,有一个依傍着山水的小镇「森罗」,他们世代供奉着树海中心的「圣湖」,至今已有了漫长的岁月。
小镇里的餐馆内,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沙伽正在吃饭。
远道而来的她下午正准备去朝圣——被称作「天之境」的圣湖,是脚下这个古国「茵普兰卡」的起源,沙伽曾经来过一次,那是在数十年以前,斩杀罪人的时候。
这一次,她单纯地以欣赏的目的来游览这个绝境。
不过,这个欣赏是带有目的性的,她现在正作为「茵普兰塔王立大学」的历史学教授工作着,为了完成课题,她独自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调研。
乡村里的餐馆多是些粗茶淡饭,算不上好吃但也别有风味,对于吃惯了王都的菜的沙伽来说勉强果腹。
「一个人跑来这种山沟沟,该说我很闲呢,还是工作上进呢?」
以往的调研还会有学生跟来,可这一次,一听要来这么偏远的地方,学生们都不敢跟来。
这种深山老林里,到底是什么吸引沙伽呢?答案是没有,这里仅仅是因为距离研究的对象「天之镜」最近罢了。
这里,就是这样平平无奇的乡下啊。
可命运的齿轮,却从此开始转动。
「不好意思,这位姐姐,能打扰一下吗?」
沙伽抬起眼睛,她嘴里还嚼着东西,显得十分不雅。
在看清楚来人以后,她居然睁大了眼睛,正经地问:「有事吗?」
这是一位气宇不凡的金发少女,声音宛如银铃,穿着打扮更是以白色为主基调,给人一种超然脱俗的气质。
「这附近,有从古老时代遗留下来的遗迹吗?」
古代的遗迹?竟然是问这种问题?这种事情不是来之前就该了解的吗?
难不成是自己的同行?沙伽百思不得其解,只是把她当成了怪人:「你不是本国人吧?你是从哪里来的?」
「我是从一个偏僻的乡下出来旅行的,对这一带确实不是很熟悉。」她有些不自然地拉了拉领口,「如果不知道的话,那么打扰了……」
「不不不,你问对人了。这个镇子正是以供奉着圣湖「天之境」而得名的,每一年都会进行祭祀,你能问出这个问题,就说明你不是这个国家的人。」
「圣湖?天之镜?那是什么?」
「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的乡下开的……」
「呃……大概是大陆的东南角?」
「嗯……」这明显是说谎了,因为大陆的东南角是一片荒地。
沙伽再次打量了她一次,这个少女穿着纯白色的长袍,从款式上看像是圣职者,可却不是教会的款式。她自称自己是旅人,身上却没有带什么包裹,这有些奇怪。另外,她头戴白里透红的羽毛发卡,这不是个常见的头饰。
而且,如果她真是个神职人员,穿成这样却还要隐藏身份,这未免有些掩耳盗铃了。
以防万一,沙伽决定先试探试探她,万一她是什么歹人,自己也可以替小镇的人们除暴安良。
「我下午正要去圣湖一趟,你如果也想来的话,跟着我也是可以的。」
「可以,我也正想见识见识到底是怎样的湖泊能被「古兰德人」称作圣湖。」
古兰德人?这是对茵普兰卡人的称呼,还是其他的什么?
沙伽从来没有听过有谁这么称呼别人的,但她也没问。
「对了,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。我叫「绿萝」,你呢?」
这倒不是随便编造的名字,她在大学里登记的就是这个名字。
「我的名字是莉莉安。如果没有问题的话,等你吃完以后,我们就可以出发了。」
「可以。」
沿着小镇一路向东,进入浩瀚无界的「茵普兰卡大树海」。
在这片生生不息的森林的生命力下,巨树丛生,树的枝条养育了藤蔓,结出果实,养育了无数的生灵,以及那活动在这片栖息地中的「魔兽」。
将那个充满谜团的少女带来这里,沙伽别有用意。
「这座森林里存在着不少魔兽,要时刻保持警惕。」
「魔兽?是野兽吗?」莉莉安再次问出了匪夷所思的问题,这让她的身份更加迷雾重重了。
「不是,是比野兽更凶猛的兽类,有的还会释放魔法。在这片森林里,最好什么都不要碰。」
这是善意的提醒,但沙伽知道,她们已经被盯上了。
要说独自一人从远方而来,没有一点本事那是不可能的。
果然,她也感觉到了异常:「我感觉,周围不太正常。」
「我也感觉到了。」
「仔细听周围的风的声音,从刚才开始就变得和原来的规律不同了。」
她停止了脚步,却没有向任何地方看去,像是在静静地等待着敌人的出现。
沙伽拔出随身的长剑,这把剑平平无奇,实在不像是能轻松打破甲壳的利器。
「来了!」
沙伽喊了一声,在下一个瞬间,一只体长三米的巨型甲虫从旁边的巨树上边向下俯冲,头部的独角仿佛长枪一般对准了沙伽,她身子一侧,看似是躲避攻击,在那个瞬间,她偷偷施加了精神控制的魔法,让这个魔兽去攻击莉莉安!
独角开始旋转,就像是一个钻头一样冲向了莉莉安,而莉莉安却只是淡然地站在那儿,既没有吟唱魔法,也没有拿出什么武器。
「她怎么还不出手?都已经这个距离了,为什么还不出手?」
眼看着那根黑色的独角即将触碰到莉莉安,忽然有什么东西发着光射向了甲虫,瞬间穿透了身体,强硬地将魔兽钉在泥土里。
「好快!这个速度,是瞬间咏唱吗?不,她是一开始就计算好了,还是靠近的瞬间才释放?」沙伽脑中飞快地转着,却依旧下不了定论。
魔兽的尸体上,三根细长的冰柱死死地钉在了上面,她推断莉莉安应该是个使用冰系或者水系魔法的好手,而且从施法速度来看,远非等闲之辈。
「真是千钧一发啊,莉莉安小姐。真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能遇到这种高级魔兽,真是我太大意了!」沙伽假装自责。
「高级魔兽?这种程度就算是高级了吗?你们古兰德人未免也太弱了吧?」
「我们?……不,是你太强了。刚才的魔兽不知道为什么发了狂,事实上高级魔兽的智商并不低,而且还会使用魔法。可能是你的出手太快,秒杀了它。」
「快走吧,一只虫子而已。这样的话,我们到那个什么圣湖应该就没有什么难度了。走吧。」
「不,这种魔兽死了身上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气味,然后……」
话音未落,树林里传来铺天盖地的甲虫的振翼声,下一秒,那遮天蔽日的甲虫宛如军队一样卷来。
虽然心里平静,但沙伽嘴上可不闲着:「快跑!它们太多了!」
她一边斩掉几只虫子,一边呼喊着。
可谁知,莉莉安抬起双手:「没关系,几只虫子而已。」
下一秒,沙伽只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骤降,一阵如浪一般的寒气席卷了甲虫的军队,将它们化作冰雕,落在地上摔碎。
短短数秒之内,刚刚还气势汹汹的魔兽在轻描淡写之间就被解决了。
「这……就算速度再怎么快,也不可能随便驱动这种规模的魔法……这家伙,不太正常!」
沙伽被惊到了。
虽说她并不是以魔法为主力,但这么些年来的积累也算是个大魔导师,以她的眼界和见闻,能够轻易作出这种魔法的人屈指可数,而他们在世时的年纪可都不小。
难道,眼前的这位,是当今的某位魔皇特地扮成少女的样子的吗?不,这不大可能,因为一个人的年龄是可以被感知到的,这个孩子虽然一直面无表情,但身上那股稚气是没法消去的。
不管怎么说,沙伽可不能再把莉莉安当成一个普通人了。
为了进一步试探,一路上,大大小小的魔兽遇到不少,沙伽都刻意地划水,而莉莉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干掉了敌人。
瞬发的法术,完全不考虑魔力的使用,这些魔兽倒霉地死在了她的手上。
「这绝对不是魔法……」沙伽大胆地猜测,「应该是与生俱来的能力,就像是火龙能够喷射火焰一样,不需要魔力。」
老实说,沙伽故意绕了远路,如果是独自前往的话,沙伽恐怕踩踩脚就到了,但由于心中对莉莉安的好奇,她特地绕了远路。
一连几个时辰下来,莉莉安终于有些力不从心了,不过那并不是魔力用多了的虚脱,更像是体力上的不足。
沙伽心里大概有个数,于是说:「辛苦你了,接下来的路我走前面吧。」
「呵……麻烦你了,绿萝小姐……说起来,你刚才一直都躲在后面,是在害怕吗?」
「真是对不起,我也想帮上忙的,可是莉莉安小姐你是在杀的太快了,我完全没机会……不过既然你累了,那就由我来代劳吧!」
「哼,我可没有累……呼呼……这种程度不算什么,明明我可是坚持每天锻炼身体的……」
莉莉安最后的话语像是在自言自语,虽然嘴上逞能,可她还是退在了后面。
至此,沙伽便特地走了近路,得以在太阳下山之前,他们抵达了圣湖。
在这片浩瀚无际的树海中,那座被称作「天之镜」的大泽宛如它的心脏一样被挖开。在离湖泊最近的悬崖上,伫立着一座宏伟的教堂,庄严而肃穆。
莉莉安好奇地问:「那是,教堂?是信奉什么宗教的?」
「是苍穹神教,至少在这个茵普兰塔的土地内,所有人都是他们的信徒。这个教会信奉的神很多,大多与创世神有关。」
莉莉安有些惊讶地问:「原来如此……从建筑的磨损程度来看,难道说是千年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吗?」
「真亏你能看的这么仔细……这里的人们对于圣湖的崇拜从古代就已经有了,祭的主要是这片湖本身。不过,几十年前它被摧毁了一次,那之后重建了。」沙伽一边说着,一边往教堂那边走去,莉莉安见状,也跟了上去。
「摧毁?是别的宗教干的吗?」
「不算宗教,准确来说是异端,他们信奉的是恶魔和邪神。」
「原来如此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绿萝小姐应该也是信仰这个苍穹神教的吧?」
「唔,以前的时候我可是十分虔诚呢,因为教会是这个大陆上公认的正统宗教,在以前,大陆上的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离不开教会。就算是近几年来,除了德洛斯帝国,其他国家依然将它奉为国教。」
「这可真是完全的统治地位。这样的思想垄断,简直是天然的政治工具,相比这个宗教的教皇地位是无比崇高的吧。」莉莉安毫不避讳地戳出了可怕的事实,「所谓异端和邪教,先不谈信奉的对象,无论怎样都会被当做异端消灭了的,因为教会的地位不可撼动。」
沙伽就这么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,心中五味杂陈。
她没有反对,因为曾经她就是局中人,她无比地清楚这所谓「神圣」的信仰中有多少比恶魔还污秽不堪的「丑恶」。
言语之中,他们来到了教堂的门前,轻轻地推入。
中殿的长椅空空荡荡,高墰上的祭台上没有人,其后是以蓝和青为主基调的琉璃,映射着天空的颜色。
尽管一片空旷,可教堂内却十分干净,没有一丝灰尘。
教堂里忽然响起了一阵年迈的声音:「今天可不是礼拜日,我还好奇今天怎么会有人来,想不到居然来了一个贵客啊——」
祭台旁边的房间走出一名牧师装扮的老者,脖子上挂着一串羽翼吊坠,那是教会的象征。
沙伽笑着调侃:「我们有二十年没见面了吧,杜兰大主教。当年,你浑身是血地拿着权杖和异端们战斗真是令我难忘,而现在……时间真是无情。」
杜兰只是一笑:「并不都是如此,看见您依然健在,我便觉得时间也是偏心的……不,人类的生老病死是生命之神所定下的铁则,谁也不能例外,您依旧年轻,那是因为您已经不全是人类了吧?活到我这把年纪,我已经看开了很多东西——哈哈,在您面前说这种话,我也是得意忘形了呢。」
「不,杜兰,决定思想的可不是寿命,心才是。活了一把年纪,我可还像个小孩一样不成熟呢。」沙伽抱着胸思考着,「前不久,我还因为一些小事和学生吵了架,现在想来我不过是鸡毛蒜皮的事,可当时无论如何都得争得面红耳赤。」
「哈哈哈,您太谦虚了……话说回来,您身边的这位小姐怎么称呼?你们远道而来,不是为了拜访我这个老朽吧?」杜兰看向了莉莉安,他惊讶地发现,莉莉安的身上有一股异常的圣洁气息,这竟使得他不自主地想要膜拜。
但他内心立马清醒过来,他的心只献给天空之神,怎么可能向着人类?
「我的名字是莉莉安。我是为了见识见识外面的那座大湖才来到这里的。」莉莉安依旧保持着那波澜不惊的脸色,「你们刚刚说寿命什么的,难道你们古兰德人的寿命不一致吗?」
听到古兰德人着几个字,杜兰的眼睛稍微眯了眯,马上又恢复原状:「哈哈,您和神官大人应该是刚刚才认识吧?」
「中午问路的时候认识了绿萝,这个地方也是她带我来的。」
「嗯……是这样啊。」杜兰摸了摸自己斑白的胡子,「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普通人最多只能多一百多岁,但是绿萝大人在一百年以前就是这个样子了。」
「只有一百多岁吗?那可真是太短暂了……」
「哈哈,也可以这么说。」杜兰觉得莉莉安在开玩笑,便没有多想,「话说回来,你们如果要求圣湖那里的话,戴上这个。」
杜兰抬起手,利用魔法变出两条羽翼项链,一人一条递给沙伽和莉莉安:「圣湖的周围有结界,一般人进不去的——虽然我知道困不住沙……绿萝大人,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您说对吧?」
「多谢了,杜兰。」
「别这么说,我担当不起啊,神官大人。」
「唉,别用这个称呼打趣我了,叫我绿萝就可以了。」
「哈哈,几十年的称呼了,懒得改了。」
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杜兰主教原本的笑脸主教消失,取而代之的,是静默。
「古兰德人……难道,真的如圣女大人所说,传说是真的?古兰德……沙伽大人肯定也明白这其中的含义,但她现在毕竟不是教会的人了,会不会插手还不一定,这件事还是报告给圣女大人为好。」
杜兰缓慢地走进了教堂的深处。
天之境,被人们所信仰的圣湖,俯视望去,水面波光粼粼,仿佛有生命一般。
在这座湖泊的外围,有一座不可见的巨大的结界,触碰它可以感觉到像是玻璃一样的触感。
戴上杜兰给的项链,结界在一瞬间从透明明亮了起来,在进入结界内部以后,又变得不可见。
莉莉安好奇地望着刚刚走过的地方,嘀咕着「真是有趣」,然后脚步一踩,转眼间便出现在了山下的湖岸,沙伽见状,便从十几米的悬崖跳下,若无其事地走了出来。
整座圣湖有一半是被环形的高地环绕着的,教堂正是建立在高地上能够俯瞰大半个湖面。湖面的另外一半,那里是树海的另一半,继续往前,可以通往茵普兰卡的首都「伊鲁什」,在古代语中被称作「森林的心脏」的古都。
「这便是圣湖……原来如此,无论从什么角度望去,都无法不让人顶礼膜拜,在大陆上确实值得圣湖的称谓。」莉莉安俯下身子,捧起一抔湖水,喝了一口,「这湖水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,那是这座湖泊的意志。我们感受到,湖水的深处,有着什么东西……但说不清楚。」
沙伽补充道:「关于圣湖,人们都相信湖水能够祛除污秽,在饮下的同时便获得了神明的祝福。长久以来,它丰盈的湖水养育了无数的生灵,拯救了不知多少旅者。」
沙伽远眺这平静的湖面,好像能看到远处的湖水会聚成一条蓝色的细线。
此时,广阔的湖面吹来了一阵凉风,霎时间,如宝石般的绿色长发随风乱舞,她又想起了自己的些许过往——那是曾经来过这里的事了。
她这辈子并没有来过这里几次,每次来的时候都差了好久好久。沙伽在回忆,那些有些模糊了的记忆……
那是,第一次来这里时的光景。
那个时候,她是队伍里年龄最小的成员,明明只是初出茅庐,刚刚从学校毕业的孩子,队友们却都是扬名天下的家伙。
「唔……真是好大的风啊。团长,这就是传说中的圣湖吗?有生之年能够来一次真是太棒了。」
「你说什么呢小沙伽!你今年可才18岁,以后机会可多着呢!相比之下,我和团长才算是已经快要老了!」
「唔……我就只是发个感叹嘛,因为这一路上的魔兽太多了,要我一个人走才懒得来。要我说,就该弄一条怎么样也碰不到魔兽的路。」
「你可真是懒啊……提前进入老年人的心态了吗?」
「老你个头,这叫做成熟稳健,虽然外表还是少女,但我的心理年龄可有30岁以上哦。」
「噗嗤……哈哈!」
「团长,为什么连你也笑?!」
「嘻嘻……有你在,这个旅途真的永远不会无聊啊!」
「团长……」
「好了好了,不逗你玩了!差不多也该出发了。」
在之后,他们便奔向了树海的深处,再在这之后……
那是一段不怎么值得回忆的过去。
湖水倒映着沙伽的脸庞,她又一次看见了自己一成不变的面孔。
虽是说失去了近乎于神一样的力量,但也没有了「神官」这个枷锁,沙伽也能够没有包袱地游荡在大陆。
只是有点孤独罢了。
说到「神力」,那是在遥远的太古时期,创造世界的众神所遗留下的馈赠。那是精纯而又神圣,同时狂暴至极的能量,普通人的躯体无法承受,只有万中无一的「神官」,在精神、肉体、信仰同时都已远远超过人类的「半神」,才能够勉强驯服。
接受这股力量的结果,便是将人类与生俱来的肉体缺陷修复,永远不会衰老。
可事实上,当漫长的时光不再能够抹去一个人肉体的存在以后,他的精神随之被消磨殆尽,取而代之的则是迷茫和悲哀。
也许,这就是「力量的代价」吧。
这都是后话了。
莉莉安抬起了头,圣湖的天空一片蔚蓝,云朵像是报了团一样聚在一起,而莉莉安正凝视着那团云朵,眼神似乎在诉说着什么。
那是悲伤的神色。
等莉莉安反应过来以后,她发现沙伽拿出了一本小册子在写着什么,沙伽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:「这个嘛,我姑且也算是王立大学的教授,从王都来这种偏远的地方便是过来调研的。这是我的草稿本,你要看吗?」
莉莉安凑上前去,只是看到上面写着:
「缠厚的云层伴随着蔚蓝色的画布倒映在「天之镜」的镜面中,因为太阳的映射,远处湖光粼粼,周围有着许多观光的游客,却都噤声不语,仿佛整座大湖有着让众生膜拜的神威一样,无论是谁都保持着自己的敬畏之心。无论是谁都会被这场景所震撼,如果将来能和自己的挚爱一同躺在湖岸的草地上,遥望着这海天一色的绝景,那么此生或许就没有遗憾……」
她在本子上稍稍构思了一下这个片段,最主要的是能够精确勾勒出天之镜的绮丽。
大概这一段,是要放在教材里用来描写天之镜的话吧?可怎么看都有点……
「游客?我们周围没有游客吧?」莉莉安突然意识到。
「哈哈,这里肯定没有,但是在湖的另一端,如果是在这个国家的首都,就一定是人山人海!我特地来这一端,为的就是图个清净。」
莉莉安不太理解:「就为了这个绕了这么大一圈?」
「呃……关于这座湖的调研并不是主要的,来这里也是顺路。」
这当然是借口,真正的理由是为了避开烦人的学生们。
她又写了几句结语性的话,然后合上本子,说:「好了,关于圣湖的取材已经够了,是时候该离开了。你要跟我一起回去镇上吗?」

莉莉安低下头:「说实话,这片湖的确能被称得上是你们的圣湖,来这里也不算是浪费时间了。不过,我的目标是这片大陆上的一众遗迹,能来圣湖算是额外的小插曲,在这之后我便要启程了。」
在这之后,莉莉安和沙伽便归还了项链,返回了森罗小镇——这一次,沙伽没有像之前那样横穿森林,而是沿着大道行走,一路上风平浪静。
莉莉安若有所思,等到了小镇门口的时候,她阴沉着脸开口:「为什么一开始不走这条路。」
「啊哈哈,我是在教堂外面的路牌上才看到有这么一条路的。」
「你是觉得我是傻子吗?」
果然没有那么容易就糊弄过去。沙伽只好继续胡扯:「事实上,我本来是想见识见识魔法的厉害——对,这也算是取材嘛,我一介剑士,虽然之前也学了一点魔法,但和你相比肯定不如。」
「你在糊弄我对吧!好,你们古兰德人都是这么狡猾,我学到了!」
莉莉安看起来是真的很生气,扭头就走,就在这时沙伽拉住了她:「等等,等等!你不是想去遗迹吗?这个树海的深处有一个太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遗迹,但已经上百年没有人到过那里了。」
「说这种胡话我会信吗?百年没有人到过,说不定根本就不存在呢?」
「不,是存在的,我曾经就去过!」
莉莉安与她四目相对,望着沙伽那肯定的眼神,她犹豫地问:
「你没有骗我?」
「况且,你也没有别的目的地对吧?对于那个遗迹,我也是打算去取材的,所以咱们的目的地不能说不同。」
莉莉安沉默片刻,迟疑:「那个遗迹,是什么样的?」
「树海的深处,迷宫的尽头。我虽然到过,可遗迹的大门我打不开,不过这确实是实打实的遗迹。」
「不,这没关系。」这一次,莉莉安没有直接拒绝,只是朝着小镇的方向走去,沙伽知道,她在犹豫,于是缓缓跟了上去,一直走到天色接近黄昏,她终于决定开口:「我有几个条件。」
沙伽知道她成功了,微笑地问:「是什么?」
「这一路上所有的魔兽,都由你来处理,这是算计我的报应。」
沙伽点了点头:「可以。」
「你来带路,关于森林的信息,你不许隐瞒。还有……」
「请我吃饭。」
说到这里,莉莉安的眼神变得有些幽怨起来,显然是饿的厉害。
沙伽知道她同意了,喜形于色:「可以可以!看来你也并不是一直那么假正经的样子!那咱们走吧,找家旅馆先休息一晚。」
「什么叫假正经!你再糊弄我我就不去了!」
「那好吧。」
「呃……总而言之,你得尊敬我,不要再糊弄我了!」
森林深处的小镇,在夕阳西下以后并没有陷入寂静,而是将嘈杂声变了种形式。
酒馆里的叫骂声,家中的谈话声,还有年轻的少妇呼喊孩子回家的声音,这些组成了乡村独有的热闹氛围。
结束了一天的劳累,沙伽脱下了斗篷。她这一身是之前在茵普兰卡的古装店买的,穿上她,总感觉自己的时代倒退了一个世纪。
而经过长时间的磨损,该怎么说呢?算是配得上沙伽这个旅者的身份吧。
「今天倒是久违地活动了一下,等等洗个澡吧。」
她这么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的同时,忽然有人敲门,来者正是莉莉安。
她依旧穿着那套有些神圣的白色长袍,竟出奇的一尘不染。
沙伽推测,她应该是用魔法清理过了污垢,有洁癖的魔法师会经常这么干,甚至于连洗澡都不需要了。
「你盯着我干什么?」
莉莉安坐下的同时,好奇地问。
沙伽如实回答:「我在想为什么你的衣服这么干净。你看,我的衣服都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。」
「那是自然,我的衣服是不可能沾上灰尘的。」
「上面加了魔法?」
「魔法?不,不是——反正,这个衣服是不会变脏的。」
不是魔法?沙伽一怔,心里忽然冒起一个大胆的念头——再和之前对莉莉安身份的推测,结合起来会是一个轰动大陆的结论!
直接询问?这可是机密中的机密,她真的会告诉自己吗?如果因此而失去莉莉安的信任要怎么办?不管怎么说,现在不是时机。
饭菜多是一些普通的乡村菜,虽说不是什么粗茶淡饭,但如果是娇惯的人一定是吃不下的……
很不巧,沙伽就是这样的人,作为一个以美食为爱好的女人,面对着泛着苦味的野菜,只是吃一些还好,若是吃多了便表情微妙;就算是荤菜,那也是油腻不堪,她只是吃了一些便放下碗筷。
反观莉莉安,全程都是淡定地细嚼慢咽,姿势端正,和她一比,沙伽就是个没有教养的野丫头。
「我说……你不觉得难吃吗?」
「不这么觉得。绿萝小姐今年几岁了?难道还想小孩子一样挑食吗?」
「我可是付了钱的!」
「食物可不是钱能够衡量的,况且在我的家乡可没有这么丰盛的菜系,为什么在你的口中就变成了难以下咽的东西呢?作为一个长期在外的旅行者,你应该已经吃过苦了才对,为什么像是娇生惯养的宠物猫一样呢?」
莉莉安一连番的说教让沙伽瞬间哑口,她只能耍个无赖,说:「难吃就是难吃嘛!哼,我明天就在森林里猎点野味吃,到时候你就知道好坏之分了。」
「请便。」
「对了,你在这里等一下!」
沙伽起身,出了房门,过了一会儿提了两瓶店家自酿的葡萄酒和两个杯子,兴致勃勃地说:「来,咱们喝喝酒!」
望着身前的木杯一点点被紫色的液体填满,莉莉安好奇地闻了闻:「「酒」?是你们古兰德人特有的饮品吗?味道好奇怪。」
沙伽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以后,她才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,于是乎她惊喜地追问:「你是第一次听说酒吗?!你的家乡没有酒?」
「至少我是没有喝过的。」
「那你可一定要好好品尝品尝」一个邪恶的计划萌生了,「俗话说,不尝酒不识人间百味,你可一定要多喝点!」
「什么意思?为什么要一直喝?那不会撑着吗?」
「不会的不会的,酒是越喝越想喝!」
「……总感觉你有所图谋。」
「废话不多说,来,你先尝一口。」
莉莉安狐疑地喝了以后,随后马上「噗嗤」地喷了出来:「这什么味道啊!这真的能喝吗!!」
「第一次喝都是这感觉,喝多了就爱上它了!」
莉莉安还是有些忌惮地喝了两口,发现这饮料的味道虽然奇怪,但也不是不能接受,相反她渐渐地适应并喜欢上了这种奇怪的味道。
「你说的还真不错,确实是我的家乡那里尝不到的味道。」
「对吧?酒真是个好东西。」
沙伽已经难忍自己的笑意了,接下来,她只要把莉莉安弄醉,然后套话!
「说起来,绿萝小姐有完成的作品吗?」
「诶,要那个干嘛?我可没有随身带着,以后如果进城里的书店可以弄一本来。」
「我的家乡也有一些畅销的作品,说起来惭愧,我对这些文学作品也算是狂热的爱好者了。因此,我还是很好奇你们古兰德人的文学的。」说罢,她喝了一口酒,「嗯……对了,我随身也带了一本名著,你要看看吗?」
沙伽睁大了眼睛,这可是获取信息的重要途径,她不可能忽略:「真的?」
莉莉安点了点头,然后伸出手,凭空出现一本厚厚的书本,材质与寻常的书无异。但是,当它出现的那一刻,沙伽的心跳差点停止了。
那是,已经不再使用的「云语」——传说中,天上的神和地上的子民所交流使用的官方语言!
理论上,现在它应该是只用于研究古代文明的工具,可现在,沙伽却实实在在地看到了有人还在使用云语,而且从外表上看,这本书很新,根本不像是古物。
就算是沙伽,也不可能经历过几千年前的那个时代啊!而且,千年以前的所有文明以及它们的结晶,早就在那场世界大战中毁灭了。
留下的,就只有一些「碎片」罢了。
难道说,莉莉安真的没有骗人?她真的是来自于大陆的东南角?
那里一直以来是个荒地,可谁也不知道是否有人隐居在那里。
她的手微微颤抖,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态,她抿了口酒:「这上面的文字……」
「哦。对啊,你应该是看不懂的。」莉莉安思考了一下,「我来给你翻译一下吧……」
「不,不用麻烦你了,我能看懂,不过看起来有点费时……能不能拓印一本给我?」
「你能看懂?也就是说,你也被它的标题吸引了吗!」她反而兴奋了起来,两眼放光地把脸凑近,「太好了,终于有人能理解我的爱好了!」
「啊哈哈……高兴的话就喝酒吧!在我们这里喝酒是表达内心感情的方式之一。」
「果然如此,我能感觉到。」她又倒了一杯,轻松地就喝完,「这味道真是太棒了!如果能回去,我一定要带一些。」
莉莉安喝了不少,可她的脸上却不见醉意,要知道她特地点了度数不低的酒,这家伙真是第一次喝吗?这酒量也太好了。
「话不多说!快点告诉我那个遗迹的消息吧。」
果然,回到了正题。
沙伽拿出了地图,这是茵普兰塔国的国家地图,面积不小。
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这里,「森罗镇」然后,我们明天要去的遗迹在地图上是没有标注的。」
「没有标注?为什么?你们难道没有保护遗迹的习惯吗?」
「通常来说是有的,但要达到这个目的,首先得先到达那里吧?光是前往那里的路就已经足够艰辛了。」她喝了口酒,「曾经有多少想要去一探究竟的冒险者,最后都尸骨无存了,这其中可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。」
「无妨,因为你不是去过了吗?」
「嗯……这个嘛……」
「你说过的。应该不是骗我的吧?」
「好吧,我就是一路杀过去的,那条路上面的魔兽,我都杀了一遍。但事实上,我也没有真的到那里。」
「什么意思?」
沙伽讲的口渴了,勉为其难地喝了口酒,再这么喝下去,她倒先醉了:「那条路的尽头,是一片被迷雾笼罩的森林。当年,走到尽头的虽然是我,可带队的是别人,是他带路我才到了那个地方。如果是我们两个的话,恐怕在找到遗迹以前就饿死了吧。」
沙伽抬起头,发现莉莉安依旧面不改色地盯着她,看来她完全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到那里。
「不过,找到那个遗迹就已经是终点了——因为那遗迹被一丛诡异的藤蔓挡住了,那些藤蔓不怕火,斩了了也能再生,所以我们根本进都没有进去。」
听到这里,莉莉安知道,这些已经是全部了。不过,她仍然觉得不够,接着问:「那道门有多高,上面有什么符号吗?」
「圆形的门,约莫5米高,至于图案……我记不清楚了。」这是实话,一百年过去了谁还记得这种细节。
「是这种吗。」莉莉安凭空划出了一个图案,沙伽看了以后,还是摇了摇头:「我记不清,只有去了才知道……不过,单单凭我们两个的话可能真的到不了。」
「没有关系,你能告诉我这些已经足够了。」她正准备倒酒,发现已经喝完了,「啊……没了,好快。」
「你……全部把它喝完了?」沙伽难以置信地问。
「呃,是吧,我发现我好像爱上了这种饮料。能再拿一些过来吗?」
一些……沙伽差点没晕过去,不过既然是她带头的,岂有怂的道理!
接下来,两人便聊了一些琐碎的事,沙伽也有意无意地让莉莉安喝酒,可她实在是毫无醉意,反倒是沙伽,就算她再身经百战,面对着这种对手也败下阵来……虽然她用用魔法就能让自己清醒过来,但那就算是输了!
半个时辰后,沙伽酒意上冒,脸颊早就已经红成葡萄酒的颜色,完全失态了:「哎呀,我好像喝多了?酒这东西,就是能让人……让你飞起来的……嘿嘿——」
「你,你怎么了?」
「哎呀……别担心,喝了酒就是……就是会这样!你、你难道没感觉到……天在转吗?嘻嘻……」
莉莉安蒙圈了,她第一次喝酒,更别提看到别人耍酒疯了!
沙伽本来想灌醉莉莉安的,可她今天实在是遇到诡异的事了!而且莉莉安也确实没有用魔法的嫌疑。
「莉莉安啊,我告诉你……嗯哼,你知道要同时掌握剑术和魔法有多难吗……嘻嘻……」
说着,沙伽忽然拔剑,眼睛睁的老大,声音铿锵地叫喊道:「吾乃参透剑之奥义之剑皇——威廉•艾尔文,臣服吧,在我的剑下臣服吧!哈哈——」
随着一声莫名其妙的长笑之后,她忽然凑过来,得意地说:「你看,学剑学到最后不也变成傻子了吗!嘻嘻……那老家伙每次决斗都要说上一遍,是不是傻的不行?哈哈哈哈哈哈——」
「啊哈哈,原来如此。」莉莉安汗颜地干笑两声,原来刚刚那个土掉渣的开场白不是她的原创——虽然沙伽现在已经够莫名其妙的了。
「如果是魔法学到极致呢……嗯,魔法师?对了,魔法师!他们总是装模作样,就像这样。」沙伽板起脸,像是谁都欠她钱一样,同时手里燃起一团火,「魔法才是人类的未来,玩弄机械的不过是小丑罢了!」
「……」
「结果呢,这家伙坚持不坐列车,每次跨国都累个半死,何必呢!人要懂得推陈出新,老是守着过去的东西可不行!就像我,以前那个谁,口号喊的响亮,结果一剑就趴下了,你说好笑不?没有!还有……」
「停一下,绿萝小姐。厕所在哪?」
「厕所?……不清楚,你去问问?」
「好的,我去去就回。」
说是这么说,可是莉莉安好不容易从醉酒状态下的沙伽身边逃走,怎么可能再回去呢?再说沙伽这里,她已经晕了,勉强独酌两杯以后就趴在桌上呼呼大睡。
所以说,用她的话来讲,战斗力强的人多少不太正常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,填邮箱必填(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)
tips: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