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浮游天国树海篇》第三幕

「圣女大人,有关茵普兰塔方面的回应。」
根源大教堂的腰部,原本是花园的地方被改造成了圣女的寝宫。此时正值春日,阳光透过完全由玻璃组成的半圆形顶部照射进来,屋内一片生机盎然,令人不禁对房间的深处浮想联翩。
寝宫的主人,光之圣女「奥利维亚」——如果是在二十年前,没有人会对这个名字感到恐惧。
她虽然身材娇小,却拥有雷霆的手段;
她纵然年少,却能一统教会;
她被称作「圣女」,却也将「教皇」之名立于己身;
她面容清冷,不苟言笑,没有人知道她的力量,但在面对神教的独裁者时,所有信徒都得单膝下跪。
她此刻正侧躺在花园中的卧榻中,亲信——「根源之祭司」查尔斯突如其来的报告让她动了动脑袋,头冠上的装饰立刻叮铃作响。稍微打了个哈欠以后,她用威严的口气发出了略显幼稚的声音;
「这群老古董磨蹭了半天,总算是松口了。说吧。」
「古国的国王说,他们始终以教会为国教,我等的信仰不可动摇;同时,圣女大人即是教会的教皇,犹如信徒们的慈母……」
「行了,这些废话少说两句,挑重点。」
在奥利维亚的敦促下,查尔斯忽然犹豫了起来,这个时候,圣女却笑了:「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!没事,都说出来吧。」
「国王还说……教会虽然神圣不可侵犯,但无权领导他们,更无权凌驾于国王之上……不过,他们同意和德洛斯帝国为敌。」
祭司的声音苍老却干脆,回荡在宽敞的花园内。
奥利维亚面无表情,挥了挥手:「我知道了,这样就足够了。古国人向来傲慢,但也不会蠢到看不出帝国的野心。这是关乎信仰的战争,而且比以往所有的异端消灭战都要严峻。」
她伸出手望着自己的掌心,喃喃自语道:「教会的力量相比之前削弱了太多了……自从帝国崛起以后,教徒们便一个一个地去了西方,现如今,孩子们的数量一点一点地在减少,大家都不再相信天空之神了……取而代之的却只是什么自由和科学,真是愚蠢至极!」
「殿下……」
「别说我小看帝国。我知道,你们都觉得他们颇有气吞山河之像,在战场上也是战无不胜,近几年来的科技发展更是令人胆战心惊——可是,在我看来,这些都只是暂时的威风罢了。要瓦解这样一群没有信仰支柱的人们是很快的事……哼哼!明白了吗,查尔斯。」
「属下……」
「不明白也没关系,你很快就能感受到了。」
「是……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。」
等到查尔斯的身影逐渐消失以后,奥利维亚秘密地拿出了一封信,眼里露出精光,那眼神仿佛要把一切都吞掉一般。
她打开信件,信纸上空白一片,奥利维亚面色不变,在纸面上轻轻一扫,原本干净的信纸上便浮现了一段文字。
「这可真是……意外的惊喜呢!如果情报属实,那我只要能找来那个莉莉安,那群老家伙就算是不信也得信了。」
圣女的嘴角微微上扬。
在诺大的阿莱斯中,教会名义上是奥利维亚领导的,可内部,那些诸侯们不乏心怀鬼胎之辈。他们有以前就在教会的主教和祭司,也有吞并各国时候遗留下来的老贵族们。
奥利维亚想要让这个国家强盛起来,就必须争取这些老家伙们的同意。
不过,从总体上来看,在这些老的掌权者中,支持者是占大多数的,而其中,作为代表的是前任教皇「米歇尔」。
「……米歇尔啊,传说都是真的!只要我们能够找到通往神界的道路,不管是帝国也好,异教徒也罢,人们的信仰都会重归教会的!」
米歇尔作为上代教皇,在任几十年以来威望甚高,奥维利亚能够有今天的地位,他的支持必不可少,因此就算是奥利维亚见到他,也得礼让三分。
「圣女啊,姑且算它是真的,那些贵族们也不会支持您的想法的。与其把精力放在这真假难定的事情上,倒不……」
「找到新的「神官」,是吧?」
「并非老身迂腐,以我之见,就算圣女您再有实力和手腕,一个人蛮干也是难以动摇他们的。」
「不是还有米歇尔您吗?」
「我?圣女啊,我可没几天好活了……我是为了教会的未来才说了这些,至于怎么做,那就是您的定夺了。」
米歇尔长叹了口气:「三年战争以后,那场席卷全大陆的邪教思想并未因此而毁灭,反而让帝国一夜崛起……如今,教会正是前所未有的虚弱,这并非是兵力和神力的削弱,而是人们的信仰之力稀薄到了极致……别说是在帝国,就算是在阿莱斯,真正虔诚的信徒又有多少呢?所以圣女啊,找到新的神官吧!有了神官,那些躁动的小人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。」
说完这话以后,米歇尔便闭上了眼,不再说话。
奥利维尔若有所思地离开了,关于再立神官,她从来都没有想过。
因为,在她的心中,神官这个职位只属于那一个人——不,对大部分人而言,神官已经是沙伽的代号了。
况且,要找到神力的适格者简直是大海捞针。
「既然如此,那索性……」
让我们把目光重新聚集在树海,莉莉安和沙伽二人一路披荆斩棘,虽说费了些时间,终于,她们逐渐感受到了周围的树林起了雾,原本清晰可见的道路变得深邃而可怕。
随着她们的不断深入,这雾气愈发浓郁,即便是沙伽,也没办法分清方向。
从高度来看,这里一路向下,如果用从飞到空中观察的话是灰蒙蒙的一片,根本无法分清道路。
「看来,我们已经走进树海的迷宫了呢。莉莉安,你还有力气吗。」
沙伽得脸上未见一丝疲倦,莉莉安擦了擦汗,勉强地笑道:
「嗯,那是当然。按你之前的说法,走出这个迷宫,就离我们的目的地不远了吧。」
「别说的好像我们很轻松就能走出去一样……我们已经在这里徘徊半个多时辰了!」
莉莉安没有回复,她所关注的,并不是迷宫本身,而是潜藏在迷宫中的,别的东西。
「好痛苦……好痛苦!」
起伏不断的声浪带着痛苦的感情穿入她的耳中,从模糊的呻吟,逐渐变得清晰……
「主啊!为什么要抛弃我们,为什么要抛弃我们……」
「来吧……来吧……一起留下来吧……」
莉莉安叹了口气,眼神既怜悯又无奈。这些游荡的灵魂身上充满了怨恨与迷惘,他们想要将闯入者的灵魂也拉出,和他们一起永远地留在这座森林里。
而莉莉安身上,似乎有些独特的气息,能让他们仿佛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慢慢涌来。
雾愈发浓郁,随着能见度的降低,就算是沙伽也已经丧失了方向。
「你在原地等我,我上去看看。」
她尝试着飞向空中,可那树顶又好像远在千里,怎么样也到不了树顶……反而,在她落地了以后,便没有了莉莉安的踪影。
「莉莉安小姐,能听见吗?」
没有回应。
难道是被亡灵带走了?但这不可能,莉莉安的身上有一股圣洁的光环,亡灵和幽灵是不可能接近她的。
亦或者,陷入幻境的,是沙伽自己?
她保持着冷静,尝试着催动魔力解开幻象,可却没有任何反应。
「看来,形成这个迷宫的力量并不是简单的魔力,很可能是从上古时代就遗留下来的奇异的力量。」
对于沙伽而言,树林中若隐若现的亡魂们她是可以看见的,但却无法听懂它们的声音。
她眼神发狠,右手掐成圣印,低声:「既然是亡灵,那么——慈爱的轮回神啊,请您施展您的慈悲,将这些迷茫中的魂灵引入轮回吧!」
霎时间,她周身圣光大盛,一股神圣的力量宛若暖流,宛如缠绵的溪水向外辐射。
可是,那些本该因此超度的亡魂却不受召唤,甚至反抗起来,周围顿时狂风大作,仿佛要把沙伽吹出这个地方!
沙伽赶紧收了圣光,心有余悸地深吸口气。
「看来,这里的人们有留在这里的使命……当年来的时候,因为团长的力量根本就没有和这些东西直接接触,看来真是运气好!」
「眼下,还是先弄清楚方位再说!」
她凝聚魔力,左手仿佛飞舞的蝴蝶一样挥洒出一片磷光,落在地上聚成一条条线段,像是在指引方向。
「这个魔法能够指向我记忆的方向,按理来说只有一个方向才对,现在却迷失了……看来,这个方法太过幼稚了。」
她不是没有想过使用暴力的手段来破坏这个森林,可如果因此再也进不去秘境,那不就本末倒置了吗?
无奈之下,她望了望森林中若隐若现的白色人影,心中唏嘘道:
「迷茫的鬼物吗……无论生前是如何,死后也是平等的。我死了以后,到底是一片漆黑,还是另一片光明呢?」
她不自觉抬起头,突然发现太阳被遮挡住了,树木的影子投影在地上。
就在此时,她忽然注意到了一个十分微小的细节,顿时眼前一亮。
「……如果是这样,那么这个迷宫也不是那么难!」
……
与此同时,莉莉安睁开眼睛。
她的视线异常的模糊,她的意识有些朦胧模糊,像是被包裹在一团柔软的被子里一样。
她能听到、看到,却无法感觉,无法说话。
她可以移动,又像是不能移动。
在这玄妙的状态中,率先讲她从混沌中拉出来的,是陌生却异常熟悉的呼喊声……
「阿尔蒂娜,阿尔蒂娜?你在听吗?」
「呜……嗯……这里是?」
视线清晰了以后,之前那迷雾缭绕的森林不见了。
反应过来以后,才发现前方回头敦促自己的青年。
那是有些尖尖的耳朵的,现在并不算罕见的人种「精灵」。
「你怎么了?马上就是要和长老见面了,还在留恋外面的世界吗?」
外面的世界?阿尔缇娜愣了一下,这一瞬间,大量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中,让她感到头晕目眩。
秘境,家人,使命,身份,以及……秘境外的那个青年。
「我是……阿尔缇娜?」
就在她神情恍惚的时候,面前的精灵——记忆中叫做路基亚的青年,用力地抖了一下长枪,用不容置喙的口气对她说:
「阿尔缇娜!你再磨磨蹭蹭,我就让长老罚你罚的更严重一些!」
「哼,我才不怕!不就是偷偷出去看看嘛,你们这些老顽固,这么多年呆在这种乡下,眼里就只有这三分地了!」
不知为何,这些话不自觉地就从口中说了出来,而莉莉安本身,也自动代入了阿尔缇娜这个身份中了。
「你……阿尔缇娜!是谁教你这些的!你、你都去了哪里!」
「哼!我自己领悟出来的,难道我说的有错吗,路基亚!你难道就甘心这样生活一辈子吗?」
「……为了族人而活,我并不空虚!」
面对着路基亚理直气壮的样子,阿尔缇娜轻哼一声,主动走在了前面。
森林中逐渐有了喧闹声,随着阿尔缇娜继续向前,那声音越来越近,到最后,终于,回到了村子。
那是树与藤蔓不分彼此的世界,精灵们住在这参天的植物内,住在高高的树枝上。
抬头看,那木制的房屋数不胜数,一直到顶部——那明显最大的树宫,正是她的目的地。
「阿尔缇娜姐姐——」
阿尔缇娜走在松石路上,忽然听到一声稚气十足的清脆声音,紧接着跑来的,是自己心爱的妹妹——拉娜的声音。
「下午好呀,拉娜——哎哟!拉娜!快别抱住我的腰了!闷!」
拉娜鼓着脸说:「不行!阿尔缇娜姐姐最近一直神神秘秘的,我真的好无聊!这次不能放你走了!」
「对不起,拉娜,这次是真的有事,等我从长老那里回来就陪你玩,好嘛?」
「但是……」
「拉娜,阿尔缇娜没有骗你哦,现在她是真的被长老们召见了,但我保证,接下来她一定天天都陪你玩——对吧,阿尔缇娜?」
关键时候,路基亚出来解围,拉娜才不舍地松开了手臂,但眼神还是盯着阿尔缇娜,虽然还是不愿意,但她也明白长老的命令是绝对的:
「既然路基亚哥哥都这么说了,那我就放你一马!」
终于,吵闹的小祖宗离开后,阿尔缇娜才松了口气,这时候,路基亚又开始了说教模式:
「看到了吧,阿尔缇娜!你这一离开大家都在担心你!更不用说你还是……」
「「树之巫女」,对吧?不用你说,我也明白自己的身份的。」
说完这句话以后,忽然,阿尔缇娜——不,莉莉安的视线变得模糊,再次清晰以后,便是在宽敞的大厅内,面前坐着的几位长者,皆是族中威望与地位共存的长老。
而坐在正中间的,是一名中气十足的中年男子——那便是精灵们的族长「亚列吉奥」,同时也是自己的父亲。
他缓缓开口,语气平缓却威严十足:「巫女啊,你可知错。」
「不知。我何错之有?」
此言一出,又响起了一个威严的声音「巫女啊,你知道自己的身份吗?」
「深知。」
「那你可知,私自离开秘境,那是对树神大人多大的不敬。」
「……」
「巫女啊,在树神大人面前,你的态度,便代表了我等的态度。」
「是。」
看见阿尔缇娜的态度变好,长老们的心也放宽了很多。事实上,族中偷偷出去的人并不是没有,只是因为阿尔缇娜身份特殊,才如此严重。
这时候,另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:「巫女啊……你出去外界,见到了什么。」
此言一出,长老们自己便吵了起来,纷纷指责他怎么能问这样的话。
那个长老说,既然已经出去了,倒不如借机问问,并反问他们不好奇吗。
「外界?」
阿尔缇娜愣了一下,她的记忆里一片空白,一时间居然想不起什么……就在这时,她忽然就回忆起了今天所发生过的一切,紧接着,她回忆起了自己本应该气冲冲的心情。
「外界……外界……我见到了一个人类,他告诉我外界正在打仗……」
「嗯,这没什么奇怪的,接着说。」
「不是普通的打仗,而是全大陆都卷了进来,死了好多人类。」
长老们再次议论了起来,最终,一直沉稳不言的族长开口,说:
「诸位!眼下正是人类外界动荡的时候,我等精灵不应该掺和其中。早知道,人类的欲望和野心是无穷无尽的,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不惜作出何等肮脏之事——这是森林之神留下的教诲。我等精灵恪守尽职,寿命悠久,所以才能有幸享受着这一方水土的安详。巫女啊,无论什么理由,在这一百年以内,都不允许再出去了,你可明白?」
「爸爸,我——」
「嗯?」
「族长,我……」脑海中的身影实在是挥之不去,自己那莫名的感情告诉自己,自己还想再见他,还想一次又一次地见他。
「明白了。」
这场临时的集会终于告一段落,等长老们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,亚列吉奥走了过来,轻生说道:
「阿尔缇娜,多关心关心拉娜吧。毕竟,我们都不在她身边的话,她应该很寂寞吧。我……已经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有的责任了。」
阿尔缇娜望着父亲的背影渐渐离去,大厅变得安静,她依旧伫立在那里。
「莉莉安小姐,莉莉安小姐!」
眼前的画面变得扭曲而模糊,阿尔缇娜——不,莉莉安的意识迷茫了,她的自我正在激烈地搏斗。
她是阿尔缇娜,还是莉莉安?
「醒一醒!莉莉安!可恶,是被这群恶魂吸走了神智吗?」
耳中,那不算陌生的声音娇喝一声,周围响起了游魂们痛苦的悲鸣。
「我……我是莉莉安。」
在这句话说出以后,莉莉安终于睁开了眼睛。
睁开眼睛以后,第一个看见的便是沙伽琥珀色的瞳孔。
「」

点赞

发表评论

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,填邮箱必填(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)
tips: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