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浮游天国树海篇》第二幕

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,她发现自己依旧是趴在桌上,桌面一片狼藉,同时头还很疼。
「糟糕,我竟然如此失态……真是好久都没有这么醉过了……这农家的酒度数怎么这么高!」她昏昏沉沉地捂着脑袋,走出房间以后,她发现隔壁已经没人了,这意味着莉莉安离开了。
莉莉安可能独自前往了森林的深处,但转念一想这不太可能,因为从昨天的交流来看,莉莉安应该是需要自己指明道路的,很可能她还在镇上。
而且,通往遗迹的道路是被镇上的人严格把守的,不会轻易放她进去——当然,莉莉安如果是个恶人就另当别论。
莉莉安所说的那些遗迹,沙伽都曾经到过现场,那是在她还未担任神官的时候,教会曾想要发掘出古代的宝具和典籍。这些东西有些不可控的因素,如果落入不法之徒手中,后果不堪设想
当时,她不过是个小有名气的天才剑士,在队内只算是辅助作用,带队的是被称为「千年以来最强魔皇」的大魔导师,那是传奇的人物,那些不可能的魔法在他手上信手拈来。
与他相比,沙伽只能算是对魔法略知一二。
「但是,团长的结局却是何等的讽刺……最后疯了什么的。」
不知不觉中,她来到了目的地——镇长的府邸。
不得不说,这座堪称豪宅的别墅在一众平房中鹤立鸡群,远远就能锁定它的方位。
沙伽不禁感叹,在这个新时代,就算是这种偏远的山村也被帝国的奢靡之风所影响了。
「请问,有人在吗。」
就这样按了门铃,隔着铁门,沙伽只能听到有人的脚步走进,然后,从中探出头:「您是……要饭的话请到别处去,这里是镇长大人的家!」
看来是身上穿的太破了。
眼看着那仆人的态度逐渐冷漠,沙伽便用了魔法,将身上的衣服修复了一下。
那仆人变了脸色,连忙将沙伽请了进去。
「原来是魔法师大人,您先在这等着,我去请镇长大人。」
紧接着,镇长便从回旋的楼梯上下来——那是个有点富态的中年人,在见到沙伽以后,他有点难以置信地擦了擦眼睛,然后,他有些滑稽的跑到沙伽的面前,竟然毫无征兆地跪了下来:
「想、想不到是神官大人远道而来,小人、小人真是有失远敬!请您原谅我的无礼!」他的语气低声下气到了极致,然后对着已经看呆了的仆人吩咐道:「你们还不快去准备最好的点心和红茶!怠慢了神官大人可怎么办!」
那些仆人听是这等人物来了,一个个大惊失色,尤其是那个开门的,想到之前对沙伽的出言不逊,此刻死的心都有了!
沙伽惊讶道:「你认得我?」
「您或许忘记了,在「三年浩劫」的时候,您为了保住湖之圣堂,曾经在这个小镇驻军清扫异端。当时的村民差点都成了祭品,是您带着僧兵救下了我们。」
沙伽有了印象,是有这么回事,不过她只是待了一个星期便离开了,以后便是手下在安排。
她笑道:「你先起来吧,是有这事……得亏你能认出我来。」
镇长拍了拍裤腿,倍感荣幸地坐在了沙伽对面,这时候仆人们把茶点都端了上来,她等沙伽先动,然后才敢喝一口红茶压压惊:「确实,您的相貌和当时变了不少,但是小人不会忘记自己的救命恩人的!」
「你不必这么恭敬地和我说话,我已经不再是神官了,现在只算是一介平民。」
「您说笑了,二十年前我可还是个毛头小子,您可一点都没有变老,这毫无疑问是神迹!」
「咳咳……」
沙伽显然不想聊这个话题,那镇长懂了,便问:「您远道而来,想必是有什么要事吧?您只管说!」
「那我就开门见山了——早上有还有人来拜访过你吗?」
「有的,他问了我关于「树海之秘境」的事,我便和他说不能随便进去,贸然前往的话会被官兵拦下来,他便离开了。」
沙伽眼前一亮:「那人外貌如何?」
「他穿着铠甲,大约有一米九那么高,从外表上看30岁左右,有配剑——请问神官大人是要找他吗?」
沙伽大失所望,可转念一想,竟然有别人也想要去树海的遗迹,怎会如此之巧?
「他不是我要找的人。我要找的是一个比我略矮一些的少女,装束有点像祭司但又不是。」
「那要我派人去找吗?」
「不用。叨扰了!」
「不会、不会!您能屈尊光临寒舍已经是我莫大的荣幸了!」
离开之际,沙伽弯腰道谢,吓得镇长受宠若惊。
走在镇上,沙伽心想:「她到底去了哪里……关键她的身上感知不到魔力,否则我很快就能找到她。这镇子虽说不大,可如果去了树海里面,那可说不准了。」
「没有办法了,只能配合魔法硬找了。」
她回到了酒店,打算在莉莉安的房间里取一些头发,但却没有找到。不过,通过留在房间里的气息,她可以大致释放出一个循迹魔法——有点类似于狗鼻子一样的作用,在这个魔法的引导下,沙伽能够大约知道莉莉安去过什么地方。
「不好意思,请问您有见到一位金发的少女吗?大概这么高,这里戴着羽毛的发饰。」
于是乎,她便迅速在气息最浓郁的几个地方询问消息,效率还算不错,搜查的范围迅速缩小,而就在这时……
「哎呀!」
有什么人撞了她一下,而且还撞的挺疼的。
本来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没想到那个撞人的少年却出言不逊道:「你这女人,走路没长眼睛……」
不过,他旁边的那个高大的男人拉住了他,并先一步向沙伽赔礼:「真是抱歉,见笑了!我家少爷嚣张惯了,在外面没有分寸。」
原来是这种身份,沙伽倒也见多了,没放在心上:「无妨。」
「喂!什么叫做嚣张惯了!你凭什么向这种草民道歉……」
那少爷又想嚷嚷着什么,可马上就被抓起来捂住了嘴,取而代之的是那个高大的男子的赔笑:「失礼了!」
沙伽点了点头,继续朝着目的地走去。
不过回想起来,那两个家伙虽然披着斗篷,但是她瞥到斗篷下的铠甲,从之前的信息来看,那个高个就是镇长说过的人。
而且,从他们身上的气场来看……
「是他们吗。」
联系镇长的话,他们很可能就是想要前往秘境的人。
「我说劳伦迪乌斯!你差不多也该放开我了吧!」
那男人冷着脸:「您太张扬了。」
少年有些不满地冷哼:「你未免也太胆小了!这鸟不拉屎的乡下还这么提防干嘛?不说别的,咱们两个联手,这个国家又有几个人能拦住?」
「……」
「没话说了吧?还不快放开我?」那少年十分得意地昂起了头。
劳伦迪乌斯叹了口气:「吉普森,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」
吉普森顿时火冒三丈,他最讨厌别人这么说他:「你说什么?我可是16岁了!在帝国的法律里,我已经成年了!」
劳伦迪乌斯没搭理他,过了一阵子过后,他说:「你知道你刚才差点死了吗?」
「啊?你在说什么胡话呢!你不会喝醉了吧?」
「你可能不认识,但我认得那个女人,虽然我只在画像上看过,但绝对不会认错。」
「噗嗤……你居然怕女人?那家伙那细胳膊细腿的,风一吹估计就倒了,你居然怕她!——别拿什么魔法师唬我,你知道没用的!」
「那你知道「剑圣」吗?」
「剑圣?那个「百年无敌」的剑圣吗?听说他20岁就成就了那个境界……和我的目标一样——真可惜,要是他还活着,我一定要和他打一场!」
「哼,就是那个纵横天下的剑圣。可就是这样的人,也没能敌过「半神」。如果我没有认错的话,那个女人……」劳伦迪乌斯握紧了拳头,眼神充满了敬畏,「恐怕就是「半神」本人。」
「半神?那是谁?」
「那都是你出生之前的事了……总而言之,如果她真是那位的话,我们就得先弄清楚她在此地的目的了。如果她和我们起冲突的话……不敢想象。」劳伦迪乌斯咽了口气,作为世代更迭的见证者,沙伽给他的印象太深了,以至于他没有考虑其他因素就把沙伽列为不可敌对的对象。
可对于吉普森这个毛头小子来说,他可不管这些:「真有这么强吗?她那种身材,风一吹就倒了,怎么看都不像……」
「她比剑皇大人还要可怕。」
「……哼,你们这群迂腐的老家伙,未战先怯,对方还是个女人,你还有「光剑皇族」的自尊吗?和你搭档真丢我的脸!」
「唉……」
……
「真是的,我找了你半天了……原来你在这里。」
在小镇唯一的一家书店里,莉莉安正拿着几本破烂不堪的书捣拾着什么——她居然在修复书籍?!
这来龙去脉可得从早上说起,莉莉安说自己一大早就找到了这里,本来是打算买几本书的,可临走才发现自己没有带钱。
在和圆四眼的老板商量以后,老板告诉她,只要莉莉安能够修好自己珍藏的几本老书,那几本书可以直接送给她。
莉莉安依旧是那幅冰山脸:「我可不想浪费时间在等你醒酒上,绿萝小姐。」
沙伽眉毛一挑,她怎么知道突然懂得这么多?仔细一看,原来她阅读的都是关于大陆文化和历史的书籍。
沙伽没法反驳,估计自己的意图也被莉莉安知道了,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一个记仇的人。
「修好了。」
老板摘下眼镜,仔细翻阅着之前坏掉的部位,经过修复,这些书上的内容都一字不差,他不由得喜形于色:「真是奇迹啊!您一定是个了不起的魔法师吧!能让您帮忙真是我的荣幸!」
「举手之劳罢了,比起这个,我想要这几本书……」
「全部送给你!」
莉莉安点了点头,在桌上简单划了一下,那些书便被收到了不知哪去。
对于她的这种神奇的手段,沙伽还是难以适应。
这些谜团正是沙伽所想知道的——她想证实自己的一些猜想,
老实说,如果不是因为是有沙伽在场,要走出这片「流动的丛林」,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。
树海之所以被称作树海,更重要的是它的神秘。
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中,暗藏着无数的杀机和危险。
这里的魔力充盈到就连树干上的苔藓都可能变异的地步。
而在这片树海的深处,沙伽二人所朝着的北方,那被雾气所缭绕的森林里,从来就不乏冒险者的身影,但近一百年来,还没有人能成功突破这个迷宫。
作为活了几百年世纪的骨灰级老人,除了自己和队友以外,沙伽也只是知晓一位从中走出的勇者。
他的名字无人知晓,只知道他是教会的第24任神官,他的能力是预知,所以在他的手记中,记载了他到达森林深处的所见所闻:
「……任何迷宫都没有办法困住我,依靠着我的能力,我终于走到了这片森林的中心!
我看到了一座遗迹……和茵普兰卡的祭坛很像,但它有一座大门,大门的前面有手臂粗的藤蔓,虽然一动不动,但我总感觉它就要活过来一样。
还有,那些石像,虽然一动不动,但我总感觉它们在盯着我。
……」
沙伽回忆着手记的一字一句,作为一名大魔导师,她早已有了过目不忘的能力。
不过,在到达那里之前的路途远飞一帆风顺。
「等一下。」
沙伽忽然停下了脚步,远处忽然传来了稀稀拉拉的声音,她抬起手,用魔法做了一个类似于眼睛一样的东西,投向空中,待它越过树顶以后,沙伽开口:
「前面有一窝食人魔。」
「那是什么?」
「一种高大的食人魔兽,会使用工具,这一群畜牲身上穿着生锈的盔甲,手上有剑,估计杀了不少人。」
「那么,杀了他们不就好了?」
「不,杀了他们固然简单,但动静太大也会引来其他魔兽,那时候就麻烦了……像昨天那样也麻烦不是吗?」
「……只是费点时间罢了。」
「不不不,这是必要的谨慎!」
多年的经验让沙伽不敢大意,就算是自己已经到达了顶峰。
毕竟,她已经见过太多太多的血淋淋的例子了。
接下来,莉莉安就跟着沙伽绕路,一直绕到了最近的灌木丛中,刚好能够看清楚食人魔的行动。
不看不知道,这一看,属实吓得莉莉安脸色苍白:
「它们……在吃什么?」
在那群食人魔中,块头最大,后背有一条长长的刀疤的家伙正在啃着某种生物的大腿,未被啃食的部位上隐约能看见破损的布料。
「一个月前,我听说这个小镇雇了一伙人去讨伐森林里的食人魔,之后便没有回来。」
「也就是说……」莉莉安握紧了拳头,有点不敢想象那个画面。
「总会有的事。难道说你害怕了?」
「没有的事。」
可她确实是被吓到了,如果沙伽回头的话,就可以看到她正在发抖。
「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。那个冒险团的装备可不差,却还是栽了。」
「……我们要为他们报仇。」
「嗯,在这里等我。」
话音刚落,她便只看见沙伽的残影了。
紧接着,一阵强风呼啸,不知是剑气还是魔法,顷刻间卷起了几颗兽头,伴随着喷洒兽血的身躯落在的地面上。
短短数秒之内,手下们就丢了性命,那食人魔的首领这才反应过来,它仰天大吼一声,眼神迸发凶光,紧接着,它全身的肌肉膨胀起来,把穿着的铠甲都撑开变形了,然后提起篝火旁的巨剑,捕捉着敌人的方位——
找到了!原来沙伽早就站在了它的跟前,它愤怒的吼叫一声,然后用嘶哑的声带挤出一句:「……吃……吃掉……你!」
巨剑如山岳一般坠下,沙伽没有丝毫行动,只是提着长剑简简单单地格挡!
轰!
这碰撞所带来的冲击力让地面都为止一震,周围的树木因此而抖动,食人魔的栖息地已经是一团糟,远处观战的莉莉安更是被气浪逼得捂眼。
「这……这下界的魔物,怎有这种蛮力!绿萝她,她怎么样了?!不行,我得帮帮她!」
可正当她准备动手的时候,只听见食人魔一声闷哼,那足足有三米高的怪兽居然已经七窍流血,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变形了,脸上保持着生前怒目圆瞪的状态盯着沙伽。
回过神来,这周围遍地都是尸体——有食人魔的,也有人的。
沙伽将手上的剑满是裂痕,她随手一扔,然后在食人魔的营地里捡了一把不错的剑。
「绿萝小姐,你这是……」
「哎呀,我都没注意你过来了。我可真是……玩过头了,还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。」沙伽故意这么说,事实上,她是看到莉莉安刚才吓成那样才这么做的,目的就是为了让莉莉安信任自己。
事实上,在平时,这些畜牲一样的家伙根本没有出场的机会。
「那、那要怎么做?」
「不用担心。不过,现在已经快要天黑了,我们就在这里扎一个营地,等天亮了在行动。」
「营地?在这里?!」
莉莉安看了看周围,那死掉的食人魔不说,营地里的人骨更是令她作呕。
从她的穿着来看,她应该也是从事神圣的行业,从小便只有光明,必不可能见过这样残酷的画面。
「怎么?如果害怕的话也来不及的喔,毕竟现在回去也已经来不及了。」
莉莉安吓得腿软,不过她还是有骨气的,咬着牙回应:「没事。」
沙伽自然看出来她的动摇了,但事已至此,打退堂鼓显然不现实。于是,她提议为这群死去的冒险者们立一个坟。
在魔法的帮助下,这件事情一下就结束了。
莉莉安似乎感觉好了一些,忽然问:「我们晚上要怎么过夜?」
「这个好办。」
接下来的所作所为,让莉莉安永生难忘。
她看到沙伽将食人魔的皮用魔法剥了下来,又用魔法将周围的树砍光,搭了一个小屋。她将兽皮披在了地上,将树叶盖在屋顶,然后,在屋里点了篝火,说:「就靠着几个木墩睡吧,我可以让这些火烧一个晚上不灭。天已经黑了,早点睡吧。」
莉莉安仍然心慌,说:「你,你没有闻到一股怪味儿吗?」
「味道?嗯……哦,是皮上面的血腥味儿和膻味,这没办法,毕竟这些大块头刚死没多久,将就一下吧!」
对于沙伽来说,这种生活早就是日常了,常年在大陆奔波的她习惯了各种艰难的环境——但莉莉安却不行,她忍不住了,只见她手心处光芒一闪,屋子里就再也没有什么臭味了。
「果然,她应该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吧!」沙伽并没有嘲笑的意思,更不如说她还有点怀念这种反应。
毕竟,谁都有初出茅庐的时候。
不管怎样,这一觉她睡得很香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,填邮箱必填(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)
tips: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